便利蜂“考数学”裁员背后,智能货柜如何打通最后十米消费市场?

发布时间:2019-02-06 16:40            

编者按:便利蜂之外,多方力量在加码智能货柜。像深兰科技、码隆科技等人工智能公司从人脸识别、图像识别等技术层面入场。另有农夫山泉、娃哈哈等快消品公司以孵化等方式涉足,而此前的像缤果盒子、哈哈零售等也通过直营或招商加盟等方式推进。

文 / 刘华

编辑 / 小荼

一年前,便利蜂招聘近千人推广智能货柜,这是其无人货架业务遇阻后的转型之举。而一年后,这家以实体便利店、从无人货架到智能货柜,将新零售业态做了个遍的“新物种”代表者,传出了分阶段裁员的消息。而且,据爆料还是以考数学这样的无厘头方式来决定员工的去留。尽管就智能货柜等新零售业态越来越多的注重基于人工智能等高科技辅佐的无人零售运营中,的确需要更有逻辑、更有数学等知识的高级人才。但是,裁员这一举动,却难掩便利蜂在新型便利店和智能货柜等业态创新探索上的困境。

尽管庄辰超并不承认便利蜂缺钱,裁员也不是为了节源开流,但是,从无人货架唯点位量的粗放型运营,到整个行业将竞争重点转向运营效率。一年前经反复论证将智能货柜视为运营效率提升路径的便利蜂,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并未公开透露其智能货柜的运营进展。

而便利蜂之外,实际上还有多方力量在加码智能货柜。像深兰科技、码隆科技等人工智能公司从人脸识别、图像识别等技术层面入场。另有农夫山泉、娃哈哈等快消品公司以孵化等方式涉足,而此前的像缤果盒子、哈哈零售等也通过直营或招商加盟等方式推进。

智能货柜热的一个背景是,无人货架的货损痛点。作为替代无人货架的业态,智能货柜到底是不是新零售趋势下,除了像盒马鲜生这样的新物种之外,成本和效率更占优的未来形态?其在发展过程中,存在哪些问题?押宝智能货架,到底是不是便利蜂们的活路?

1

终 极 比 拼 效 率 和 成 本

智能货柜作为无人新零售的新业态之一,技术是其关键所在,尤其是像图像识别这样的技术,是支撑起智能货柜运营的重要环节。

目前,技术上,就解决方式而言,主要有RFID和图像识别两种,其中,基于RFID技术,是一种相对比较成熟的技术解决方案。但是这一技术解决方案也有明显的缺陷,一方面,货品的上货流程凭白多出了写标签、贴标签、包装产品等一系列运营步骤,这背后增加的则是人力和时间成本。另一方面,基于这一技术实现的智能货柜,还存在成本之痛,因为目前行业内能做到的单个RFID标签的成本就在0.3至0.7元。这个成本虽然乍看起来并不多,但是殊不知,对于以饮料等快消品为主的智能货柜,其单个SKU的利润也不过如此。

另一种技术则是基于人工智能的图像识别和微重力识别等,通过在货柜内外配置一个或多个摄像头,可以实现对商品的识别,进而通过内嵌的智慧大脑系统,将购买的商品“吐”出。这个技术解决方案的优势是,其基本投入回本之后,所需要运营成本可以显著降低。不过,这一解决方案更考量厂商的技术研发能力。目前行业通行的做法是,要么自己做研发,要么外包或是直接购买第三方的解决方案,甚至是将技术解决方案和硬件终端打包在一起采购。像友朋智能就是如此。

而从技术演变趋势看,RFID终将被图像识别等人工智能解决方案所全面取代。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因为智能货柜终极比拼的是效率和成本,降本增效是一道永恒的命题。可以预见的是,2019年的智能货柜会更多的采用人工智能玩法,而图像识别只是第一步。未来,人工智能+大数据,甚至可以实现千人千面的创新,只是这一探索还在初级阶段,这也是行业的机会空间所在。

2

设 备 + SaaS 为 硬 核

但 产 业 链 尚 不 成 熟

目前,智能货柜的硬件终端主要是为诸如饮料、零食等量身打造,因此,设备上已经在将终端作为一种标品来统一制造。这其中,有传统自动售货机的生产厂家,也有智能货柜运营方自行生产。这其中,有一些厂商甚至斥资从欧美等地引进造价不菲的生产线。

不过,整体而言,设备终端的生产供应链还不成熟,尤其是在智能货柜标品化之下,缺乏成熟的产业链体系,让智能货柜往往是随运营方的需要进行按需定制。但是,当量上不去时,成本就难以降下去。

当然,2018年智能货柜最大的一个看点是,将在欧美市场动辄三四万元,国内市场一两万元的设备,有几家厂商将其做到了5000元左右。这虽然并不是打价格战的节奏,但是如此低廉的售价,对于招商加盟而言,还是有吸引力的。

而设备之外,则是软件的重要性随着布点增多而凸显其作用。这其中,面向智能货柜打造的SaaS,成为厂商的新竞争力。与传统零售业的SaaS相比,智能货柜的SaaS看起来虽然相对简单,但是当点位数量和覆盖城市达到一定规模,譬如在上十个城市的上万个点位进行布局,在日常运营中,如果SaaS不够高效,那么意味着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成本。

当然,SaaS只是智能货柜所需软体的一个部分。将人工智能和SaaS等软件层面的能力一起整合打包,将成为未来智能货柜厂商决胜市场的靠山石。譬如,2018年3月4日,为期3天的2018第六届中国(广州)国际自助售货系统与设施博览交易会上,腾讯云就推出了包括物联网套件、人工智能人脸识别与商品图像识别,云支付等多项腾讯云服务在内的智能货柜解决方案。而巨头的入场,也意味着智能货柜赛道有了更大的技术力量输入。虽然腾讯的技术解决方案落地情况尚不得而知,但是从前面提到的人工智能技术到SaaS,软硬一体,两手都要抓是必然的趋势。

3

场 景 的 最 后 十 米

场景是智能货柜的终极制胜地,谁能在更多的场景铺设更多的点位,谁无疑能形成规模优势,无论是市场地位还是盈利能力都将走向正轨。

作为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业态,智能货柜的场景拓展,实际上就是场景之争、点位大战。谁能在更多的场景占位,谁实际上就相当于拥有了一个具有更大想象空间的入口。这里不免提出一个概念,即,“最后十米消费市场”。

所谓“最后十米消费市场”,一方面是指智能货柜的布点都是距离消费者最近的销售终端。像社区和医院的场景中,智能货柜相对于超市便利店等实体业态,一定是距离用户最近的终端。但是,目前来看,场景的拓展还存在很大的想象力。像农夫山泉瞄准的是地下车库,让停车后的人们顺便就买瓶水。

高频词、高引流量是智能货柜吸引各方力量入场的关键。而场景则是相当于成功的一半,像医院这样的场景,已经有不少以饮料、面包等为主的智能货柜铺设。不过,场景作为新零售时代的核心竞争力,并不是简单地一个铺设点位的过程。真正的好戏时,看谁能根据不同的场景,开发不同的硬件终端,甚至是完全不同于脱胎于传统自动售货机的异型智能货柜。

整体来看,果小美创始人闫利珉曾表示要在2018年覆盖100万个点位,每日优鲜也一度设下在60个城市快速完成50万个点位拓展的目标。去年9月,果小美与番茄便利合并,10月,51零食卖身猩便利,12月,便利蜂收购领蛙……

这一个个小目标和合纵连横故事的背后,其实大家都是在为未来而战。目前来看,一台智能货柜一年能收回成本已经是一个不错的成绩(实际上,以邻国日本为例,日本自动售货机成本和国内基本持平,按照不同类别,价位1万~3万/台,平均2万/台。但是日本矿泉水10元/瓶,中国2元/瓶。日本售货机回收成本只需要18个月,但是国内却要5~6年。)当然,另有数据则指出,目前国内某玩家铺设的每个售货柜,每天可以触达30个客户,产生170元以上的交易,一年左右的时间可以回本。

可以说是,在打通最后十米消费市场上,如何不重蹈无人货架的覆辙,更平稳的推进,而非一时脑热的狂砸市场,其实是2019智能货柜的正确打开姿势。

尽管便利蜂裁员、多个初创公司抱团取暖、腾讯、深兰科技等以技术入场,种种动作的背后,是大家对智能货柜这一业态的看好和信心。但是,最终决定这个新物种死活的,却是终端用户。在距离用户10米的地方做交易并不意味着服务的完成,恰恰相反,这只是一个开始。因为,智能货柜的核心价值不是卖货,而是以此为场景入口,做连接、做交互、做融合。

相关数据统计,日本总共大约有500万台自动售货机,平均23人使用一台,密度全球最高。而美国也有近700万台,平均44人使用一台。反观国内,根据凯度零售咨询的数据,中国自动售货机保有量从2011年不到2万台增长到了2016年的20多万台,6年翻了5倍。但要达到发达国家平均水平,仍有相当大的市场空间。

2019已经到来,这一年,我们会听到智能货柜的更多好消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