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法拉利就是卖不出去,也绝不会做SUV!

发布时间:2018-10-07 08:39                  

转自 | 今日头条SCC超跑俱乐部

不久前法拉利发布了两款限量新车Monza SP1/SP2,也是2018年度理财产品的有力候选人之一。不过在这次发布会上他们并不是真正的主角,真正的主角是新上任的法拉利双巨头,法拉利主席约翰·埃尔坎(John Philip Jacob Elkann)和法拉利CEO路易斯·C·卡米莱里(Louis Carey Camilleri),以及他们宣布的法拉利未来发展计划。具体来说就是法拉利将在未来4年内发布15款新车,将发布传说已久的V6入门版车型,以及一直被否认的法拉利SUV——Purosangue。再简单的总结一下就是下图。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四年前法拉利主席卢卡·迪·蒙特泽莫罗宣布辞职的那一刻起,法拉利的发展轨迹就已经被决定了。三年前,法拉利在纽交所上市,股价定为52美元/股,收盘为55美元,较开盘价约上涨6%。通过法拉利在美国上市交易,前主席马尔乔内筹集到了8.93亿美元资金。靠着割韭菜来的钱偿还了菲亚特集团收购克莱斯勒时留下的大窟窿,同时还剩下点钱去收拾玛莎拉蒂和阿尔法罗密欧的烂摊子。如今法拉利的股价已经一路高涨到了151美元,市值高达259亿刀,和资本市场的绑定越来越深,在SUV越来越受欢迎的今天,着眼于利益的投资人推动法拉利推出SUV也是顺理成章的。

在未来四年,我们将看到15款法拉利新车面世,而如今法拉利即使算上J50这种定制车和488GTE这样的赛车也总共才13款车,而在法拉利70年的悠久历史中,除去F1赛车,法拉利也就推出了不到200款车,甚至是以换壳套娃著称的迈凯伦在四年内都才只有14款车。对了,听说布加迪也学到了这一手,未来Chiron还将推出几个版本:包括Superleggera(超轻量化版本)、SS(赛道专属版本)和Aperta(敞篷版本)。只是迈凯伦布加迪不同,法拉利的产能和销售渠道是迈凯伦和布加迪难以望其项背的,有多少卖多少不是一句空话,也许某天我们真的能看到满大街的法拉利,纯电的、混动的、两厢的、三厢的、众泰的。

以后法拉利也会跟迈凯伦一样,定好的车还没看到影子就成老款了,你永远买不到最新款的法拉利,老款增值的神话将和法拉利说再见。继而再在每款车上小修小改一下就上市了,就像现在的iPhone,曾经一年一度的智能机盛宴现在成了段子手的狂欢。如今法拉利为了增加利润已经抛弃了合作半世纪的设计公司宾尼法利纳自己上手,于是我们发现这一代法拉利跟上一代怎么长得那么像,还搞出了劈死他这种畸形儿。更何况前主席马尔乔内还公开表示过为了降低成本和增加产量,法拉利将采取成本较低的制造工艺,在这点上,另一个套娃厂商迈凯伦已经被吐槽无数,而跃马还敢跟进,勇气可嘉。

法拉利是有魔力的,著名的三贱客曾这么评价,即使其他超级跑车在各方面都优于法拉利,而你还是心甘情愿的为法拉利买单。但消费者也是挑剔的,他们会发现法拉利的魔力在慢慢消失,就像iPhone一样,乔老爷子的现实扭曲力场光环已经不在了,不会再有人为“是你拿手机的姿势不对”和“iPhone上的每一道划痕都是你独一无二的印迹”这样经典的诡辩买单了。如今老对头们在跃马起家的围场里把法拉利制的死死的,法拉利已经十一年没拿过冠军了,458上那块骄傲的标记了世界冠军年份的铭牌也在488上找不到了。世界冠军同款座驾的光芒早已消失,更何况隔壁不仅有直接从汉密尔顿赛车上取下赛车发动机打造的超级神车AMG P1可选,还有红牛大神纽维亲手设计的街头方程式女武神。魔力不再的法拉利还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这一切也是法拉利的前主席,执掌了法拉利23年,把法拉利从老破车带向红色王朝的蒙特泽莫罗所担心的,蒙特泽莫罗何许人也,法拉利的中兴之主。从恩佐·法拉利创立法拉利至今,法拉利曾一直恪守着速度为先操控至上的原则。恩佐·法拉利把他对赛车的热爱和激情融入了对跑车的制造中,他用意大利人特有的奔放与热情诉说着对汽车的独特见解,成就了法拉利的辉煌。缔造了法拉利魔力的其实并不只是恩佐·法拉利先生,还有就是蒙特泽莫罗。确切说,是在恩佐先生之后,蒙特泽莫罗成功创造了一个属于他的法拉利时代。

蒙特泽莫罗曾担任恩佐·法拉利先生的车队经理和私人助理,没有谁能比他更能学到老头子的精髓了,他还担任过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的组委会主席。从1991年11月开始接过老头子的衣钵,成为了法拉利主席,甚至在2004年5月28日,在阿姆贝托·阿涅利死去后,阿涅利家族后继无人的情况下临危受命担任了菲亚特的主席。后来的故事我们就更熟悉了,蒙特泽莫罗任命前法拉利冠军尼基·劳达作为顾问,然后聘用法国人让·托德,英国人罗斯·布朗还有车王舒马赫,在2000年重夺一级方程式的车手总冠军,这是1979年以来的第一次。在前一年,1999年,法拉利还赢得了从1983年以来的首个车队冠军。从此开启了红色王朝的时代。

早在法拉利刚上市的时候就有投资界人士表示站在投资角度,法拉利其实并不具有长期投资的潜力,因为一个超豪华汽车品牌的市场局限性巨大,限制了产品的扩张速度,就让其利润很难产生变化,除非法拉利也去迎合市场而放开产品的的档次和数量,但是那个法拉利也就非此法拉利了。可惜的是就在蒙总离职几周后,也就是同年10月,马尔乔内就做出了重大调整——对外宣布要将已经归属菲亚特半个世纪的法拉利,从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集团中剥离,并在第二年6月向美国公众发行10%的流通股,法拉利上市计划轰轰烈烈的展开了。

曾经法拉利是理想主义的代名词,是对速度和激情的诠释,在恩佐·法拉利本人的言传身教下,蒙特泽莫罗是非常清楚这一点的,而现实是残酷的,在华尔街的世界里,资本才是一切,梦想,那是什么,能吃吗?各种债项融资,每季付息、到期还本,都是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资本的眼中,年底分红远比法拉利的梦想重要。既然不愁卖,那为什么不多生产一点?既然大家喜欢SUV,那为什么不生产SUV?跑车血统?那是什么?

是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法拉利如今已经走的太远,早已忘记那个摩德纳的少年为何出发,也忘记了他为何出走米兰城。屠龙的勇士看着漫山的财宝慢慢长出了鳞片,终究变成了自己当初讨厌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