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亡名单!这些无人货架创业店你还没听说,就没了

发布时间:2018-09-04 03:37        

刀哥说

欲让其死亡,必先使其疯狂。

当“风口”变成“疯口”,这件事情必然值得反思。

在日本,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随处可见自动贩卖机,普及度之高令人咂舌。在中国,无人售货有巨大的市场。但是也有很多人在说,日本的自动贩卖机已经变成了“饮料机”,言外之意并不看好自动贩卖机的生意,而无人货架就比自动贩卖机生意好,因为货架成本低,而且货架上能摆的产品种类更多。

作为新零售概念下的新晋黑马,无人货架的模式很新颖,却存在巨大的缺陷,激进的扩张、难以自控的成本以及不得不面对的人性因素,单纯拼模式和概念的路子经不起考验。

新零售,绝对不是简单的新模式。

无人货架彻底走红创投圈是在 2017 年下半年,当时有人说是风口,也有人认为是“疯口”。尽管质疑不断,但是丝毫不影响资本的热情。无人货架在当时的那种背景下,俨然成为新零售概念下的一匹新晋黑马。

但这一年多来,无人货架在商业模式上的缺陷被无情揭露,并逐渐放大。比如,无法单独盈利、激进的点位铺设、经不起考验的人性、货损率严重、融资速度赶不上烧钱速度等等弊端。

关于无人货架的诞生,其实据说在 6 年前,阿里就有相关人员研究过无人售货机的生意。那时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中国的自动售货机,更多基于投币和现金的方式来进行交易,而不是手机支付。当时两个数据对研究这个问题很有启发。

1. 在美国,像沃尔玛、Costco 类的大型超市更多分布在加油站;

2. 市区主要是全家这类精品超市。

出现这种现象的本质原因有两个方面:第一,需求决定,用户的需求在哪,零售的终端形态就在哪。第二,跟租金相关。

通过这两种现象,就发现自动售货机更多的是满足用户即时性、标准化的需求。根据便利店的品类结构,盈利贡献最大的是鲜食,因为鲜食的毛利要比标品的毛利高很多。自动售货机可以实现小规模盈利,但是要扩张就很难,这个时候广告的收入就显得非常重要。

基于当时的情况,阿里相关人员研究完了之后得出的结论是:无人售货机的生意更像是为了寻找新的流量方向的巨头准备的,并不是个值得大规模投资的业务。但资本的热情无法阻挡。

因此,也就有了 2018 年无人货架创业企业拦不住的关闭、被收购以及转型,也就有了我们今天这份阵亡名单:

一、GOGO 小超:首个无人货架倒闭   

2 月 7 日,成都的无人货架项目「GOGO 小超」被曝出停运,与其隶属同一家公司的「GOGO 无人超市」也暂停运营。从开业运营到倒闭,「GOGO 小超」只用了 4 个月时间,并且项目下的多个员工都还没发工资。在「停止营业」的通知单上,我们看到落款日是 2018 年 1 月 22 日。

阵亡解析

1、扩张过快成了 GOGO 小超倒闭的原因之一。去年8至9月几乎同时上线了 GOGO 无人超市和 GOGO 小超两个项目。除了同时运营两个产品,GOGO 小超投放速度也很快,两个月便扩张到500多个点位:「现在来看,我们的 GOGO 小超项目扩张速度过快,步子迈得太大。」  

2、GOGO 小超的投放策略也出了问题,投放点的错误选择直接导致了货损率过高。为了抢占市场先机,这批点位是大量投放到保险、贷款、销售、客服等行业公司聚集的写字楼,因为这些行业的上班时间大量避开朝九晚五,夜间上班的时候较多,消费需求大。  但这些行业内普遍员工流动性强,于是出现了部分货物丢失的情况

二、领蛙:被卖便利蜂,创始人却不知情

领蛙成立于 2015 年 7 月,是较早进入无人货架领域的玩家之一。1 月 12 日,便利蜂宣布以数千万的价格收购领蛙。而这事发生后,创始人蒋海炳还被蒙在鼓里。当记者问他:请评价一下便利蜂投资领蛙,他一下子就懵了,蒋海炳心想昨天还在联系新的投资人,怎么可能今天就卖掉,更何况他是股东,也是董事,怎么会不知道。

阵亡解析

蒋海炳的说法,公司本走精细化运营路线,投资人则认为需要继续扩张以配合融资,因此发生了「孩子被卖家长不知情」的闹剧。所以,领蛙是在尚有千万资金、近 4000 优质网点的情况下被卖的,实属该「死亡名单」中一个独特的存在

三、七只考拉:关闭无人货架业务

立于 2017 年 2 月的七只考拉也曾经是无人货架的明星玩家。创始人和联合创始人曾经任职于京东和阿里,其他主要员工也都来自颇有名气的零售企业。1月16日,一位自称七只考拉内部人员就表示:七只考拉已解散 BD 团队,「BD 团队散伙,昨天团队吃了散伙饭。」而在社交平台脉脉上,也有用户匿名发布了相关信息,表示「七只考拉出事了,开始大裁员了」。 

一位撤柜人员说:「去年就开始撤了,全北京的都撤了,就剩中关村这几家了。公司关了不做了,90% 都裁了。」 七只考拉联合创始人单长江对「倒闭」传闻的回应是,「没有倒闭,但方向有变化,货架业务是停了」。

阵亡解析

创始人对停止货架业务解读为战略调整,无人货架是七只考拉第一代产品,第二代产品将在年内推出,并强调了机器成本将会骤降。即便作为不以城市扩张为目的无人货架项目,居高不下的成本终将扛不过烧钱速度,无人货架终究不是能长期以单点撑起利润的运营项目

四、哈米科技:无人货柜倒闭,以股票抵工资

米科技成立于 2016 年 10 月,创始人赵文强在零售和 O2O 行业有多年经验,曾任窝窝团 VP。此前共完成4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云启资本,元璟资本,真格基金以及点亮基金,易果,名川资本。6 月 20 日消息,办公室零食货柜「哈米科技」发布内部信,宣布倒闭。内部信中表示,将以等估值的股票抵发员工部分工资;若不接受抵发方案,可到 HR 办理离职手续,工资发放到本周五。

阵亡解析

行业融资速度远远赶不上烧钱补贴的速度,一个连员工的工资都难以支付的企业,怎能收拢人心陪它一起打江山?

五、豹便利:全面停止铺货

有网友爆料,猎豹移动旗下办公室无人值守货架豹便利疑似全面停止铺货,项目所有货架、设备和物品等全部出售折现,猎豹无人零售项目折戟。2017 年 12 月,猎豹低调入局无人货架,豹便利已铺设 1000 点位。彼时,猎豹移动官方给出回应称:豹便利从 11 月初开始运营,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已在线下铺设 5000 个点位,2017 年年底将冲击 1 万个办公室点位。

阵亡解析

投资周期长,货损太大,亏损严重,搁在无人货架头上的三把刀「豹便利」同样逃脱不了。  

六、果小美:无人货架淡出主业,转型微商

近日,无人货架头部企业果小美上线了「宝贝仓」业务,整体模式接近微商,而跟原来无人货架业务关联不大。公开资料显示,果小美是无人货架头部企业之一,累计获得超 5 亿元的融资。根据今年 4 月果小美对外披露的数据显示,果小美无人货架已服务超 8 万家企业,业务覆盖 59 个城市,货架终端数量为近 10 万个,日均交易额超过百万元。在今年上半年无人货架「倒闭」潮中,果小美也先后被曝出融资不顺、裁员、撤站等新闻。为了生存下去,果小美最后还是选择了业务转型。

因此,果小美不算是阵亡,只不过较之传统线下的无人货架,果小美已经脱离了原有的赛道。无人货架这一块的经营不复从前

七、给无人货架小玩家的建议

去年下半年,做无人货架项目的还很多,后来逐步减少。目前倒是一些大企业新建了一些无人货架项目。对于大企业,没什么好说的,毕竟人家有资本做靠山。但头部市场玩家集中的同时,一些小区的玩家也会存在。

在这种情况下,小玩家如果去追逐那些头部的玩家,按照他们打法去做的话,代价和成本太高。因此,小玩家的无人货架做到 100 - 200 个点位时,如果还想继续扩张,就必须要跑通业务模型。而想跑通运用模型取决两方面

1. 要跑通点位选址模型

当快速扩张的时候,如何花更少的钱去获得更多优质的点位非常重要。这就涉及到优秀点位的选取,有四个方面需要注意:

  • 第一,要有固定人群和固定人群的质量;

  • 第二,要观察公司情况,包括男女比例、年轻人比例、公司氛围等;

  • 第三,外勤占比较高的公司,货损率会比较高;

  • 第四,位置选取很重要,这直接决定了货架的流水和货损率。

2. 要学会精细化运营

粗放式运营只有拿了很多融资,想要跑马圈地,快速占领市场的大玩家玩得起,小玩家要想在三个月或者半年内快速见到利润,选好点以后还是要精细化运营。

无论如何,如果做小玩家,一定要把业务模型体现出来,无论是在小区域还是在运营模式、供应链优势,都要特别注意。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