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 无人零售:道阻且长 且行且珍惜

发布时间:2018-08-31 18:22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数字食品经济来临

无人零售

且行且珍惜

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传统电商开始面临流量获取成本越来越高的瓶颈,而线下零售店不仅面临电商的冲击,还要解决线下成本高、商品周转效率低等问题。在多重矛盾的交织之下,“新零售”被寄予厚望,其中“无人零售”更成为焦点中的焦点。

近一年,无人零售、智慧零售领域的项目热闹非凡,成为金融投资界的宠儿;无人盒子、智能柜、无人便利店,以及很多“拿了就走”的模式让消费者应接不暇。这些无人零售模式是否真能实现让消费者快捷方便地畅享自主购物?它们能够取代传统的售卖店么?近日,记者对无人零售进行了体验和相关采访。

智慧购物初体验

8月24日晚上7点左右,记者来到北京市朝阳门附近的华普大厦味多美智慧门店。在这里,整个门店被分为两个区域:一边是传统店面;一边是24小时无人自助面包坊。

“以前下班到店里时,想吃的面包都已经卖完了;有了智慧门店后,我都是早早地在手机上下单,下班后再过来自提。”一位来取货的年轻女士告诉记者。另一位正在自助购物的顾客则向记者表示,智慧门店的优势在于可以夜间购物。“以前晚上外卖大多停止接单,想吃蛋糕吃不上。现在晚上想吃蛋糕,就可以来店里买,而且是智能购物,感觉很酷。”这位顾客认为,自助购物不用排队,随时到店“拿了就走”,且购物环境时尚,安全系数高,消费体验不错,“希望这种智慧门店早日在全城铺开”。

技术和消费升级双推动

“无人便利店等无人零售通过运用数字化技术,提升了零售业的效能效率,实现了支付交易无人干预,它的出现标志着中国进入‘数字食品经济’时代。”广州大学食品药品法研究学者肖平辉博士说。

他认为,无人零售业态是工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的叠加:一方面将互联网等可远程及数字化的技术运用到零售领域,提升零售业的效能效率,是工业互联网应用场景;另一方面相当于电商的延伸,是消费互联网的场景。据悉,亚马逊就是无人便利店的技术倡导者。2016年12月,Amazon Go在亚马逊西雅图总部开业内测,从进货补货管理到消费者选货交易,全链条尝试无人化。

缤果盒子号称打造了全球首家24小时无人值守便利店。2016年8月,缤果盒子在广东中山试运营,目前已在国内落地500多家无人便利店。其创始人陈子林表示,便利店是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商业形态。但是传统便利店与电商相比,从商品齐全度到服务体验均相对落后。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消费者更加追求方便快捷,注重消费体验。缤果盒子通过图像识别、自动结算等先进技术手段,实现了智能收银,不需要导购和收银人员,不仅降低了人工成本,减少了排队现象,而且能避免人为失误,减少购物纠纷。“我们测算过,从商品放到结款台到完成结算整个过程仅需8秒,且准确率超过99%。”陈子林说。

在商品运营上,传统便利店经营者无法得知消费者的消费偏好,通常靠直觉去判断,而无人便利店运营效率更高,可达到精细化运营。陈子林表示,无人便利店的“动态货架”和后台智能盘库系统相互配合,经营者可以清楚知道消费者的购买情况及喜好等,并可根据用户消费习惯进一步调整商品结构,还可以更有针对性地推送各种商品信息、活动促销信息等,“打通了从供应链到商品管理,再到促销的无人智能零售完整链条”。

是补充而不是颠覆

或许正是这种智能和高效,无人零售在全国有遍地开花之势。尽管作为无人零售业态之一的无人货架于今年年初被爆出在多个城市撤点的负面消息,但大量资本依旧快速涌入无人零售领域。

“作为新兴事物,无人零售有其明显不足。”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说。

肖平辉则指出,集合了模式和技术创新的无人零售模式,有往更加智能化方向发展的趋势,但同时也带来监管挑战,比如说目前无人零售领域已经出现了“无人面馆”,一些无人便利店里出现了包子、馒头等非预包装食品,这些都带来了食品安全风险。“此外,无人零售是建立在线上线下融合的基础上,有可能出现无人零售的第三方平台。而新修订的食品安全法在引入‘网络食品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监管专条时,并没有考虑无人售货的场景。因此,在监管实践中是完全比照该条款还是另行分型,考验着监管部门的智慧。”肖平辉强调,无人零售平台模式中,企业必须存有敬畏之心,在如何管控风险上有所布局,否则或将带来系统性风险。

在采访中,肖平辉认为,无人零售在本质上不是对传统零售的颠覆,而是对传统零售的补充。陈子林表示,无人零售填补了传统零售链条上的一个空白区域,以缤果盒子为例,其凭借体积小、占地仅15平方米左右优势,可以轻松深入到多数便利店触达不到的场景内部,离用户更近,营业时间更长更稳定。未来缤果盒子还将继续提升技术研发能力,不断提升零售效率和用户体验。

“作为一个新鲜事物,我们很难现在就判断无人零售未来的发展前景。就从目前来看,无人零售要想得以持续发展,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朱丹蓬说。

文、图/中国医药报

图/部分来源于网络

作者/郭婷

编辑/王乐